有条咸鱼叫阿楠

南冥有鱼,其名为楠;楠之咸,不知其几吨盐也。

CP洁癖晚期

圈子杂并且全方面小白废柴无死角
冷CP专业户

叶all/时之歌南国组赛维
还有很多不列举了( º言º)

啊题外话,声配小白
跪求勾搭(☞゚ヮ゚)☞

【赛维】从零开始 1

以下注意点

※高一狗的小学生文笔摸鱼作,笔力差的惊人

※设定来源于: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没有刀片(惟笑)

※慢更慢的要死还一定要写长篇,手打巨慢

※短小慢热

※来自于本来只想默默吃粮却发现粮少到自割腿肉的地步,但依旧想支撑起赛维大旗。

以下,欢迎食用。

序章

——糟糕,这种感觉。

     他也许因为痛苦,而使眉头皱在一起难舍难分。

     喉咙口“噗噗”的冒着血泡,红的液体不断向外部流动着,就像塔帕兹境内最美丽的大海,空气中甚至也一样的吹过阵阵腥味的风。

——好热啊,这是…血吗?原来是血啊。哈…

  
  下意识的捂起腹部,感受到熟悉的黏腻感后才愿意断定那种“热感”并非是体热,而是腹部传来的撕裂的痛楚。

   
  受到重创的腹部印着深深的血痕,肠子小心的往衬衣外探了探头,似乎稍加不慎就会断裂般的。

    他强忍着大笑的冲动,抑制血液外涌的冲动,终于

——就到这里为止吧。

第一章〖最初的场所〗

——啊啊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少年揉搓着本就杂乱不堪的烟灰色短发,本就紧凑的、普通的帅气的脸因为混乱和不解简直要紧凑到扭在一起。

   但料想以自己的头脑必定无法找到答案后。这个无脑的笨蛋反而放松的直接躺倒在大街上。

  
街的那头“咕噜咕噜”的驶来一辆马车,被鞭策着的马却案首挺胸般嘶吼着“驭—驭——”的畜生语向前狠狠的奔驰着。

  

被热烈的阳光灼烧到发烫的土地躺起来并没有那么好受。突然听到周边有胆小妇女惊叫的声音,悠哉悠哉的起了身。上翻,从车顶越过了马车。

  
同时,被热烈阳光烧着的壁虎躺在同样灼热的大地上,被马蹄碾压而过。

 
少年悠悠的走过去,凑到死尸的旁边瞪着天真的眼睛。叹了口气,带着些微的失望。

 
“什么啊,一开始就是死的啊”

 
揉了揉随着风浪飘散着的一头蓝发,直起身来环视着周围。

少年名为赛科尔。看着精巧实则愚笨的脑袋顶着一头蓝发在这个陌生的异世界却显得并不异于常人。清秀的五官骄傲的挂在脸上,嘴角扯着坏笑似乎有一肚子的坏水,狭长的凤眼配合的半眯起。

 

如果将他召唤至此的人是想要凭着这种程度的恶作剧而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模样,那么必然会大失所望了。

 

赛科尔的内心被兴奋充斥着。或者说,只剩下了兴奋。

 
  初生的狼崽啊。

 
前面呼啸而过就像在少年原先世界里被称为“汽车”般迅速的马驹之车停了下来。跨越七大洋般存在的广阔海面,不知源头为何处看不到尽头的风,仿佛从天空——少年坠落之地吹拂而来,马车的遮帘偏偏掀了起来。露出一张年龄相仿的白发少年俊俏的脸。白色衬衫在扣的笔工笔正一直到领口最后一枚扣子的军装里躺的驯服。

和赛科尔敞开的一塌糊涂的深蓝西装校服完全不同,一般无二的白衬衫只扣了中间几颗,衣角早已伴着领口被风吹的东倒西歪。桀骜不驯,以及与其完全相反的严谨。

“喂喂,那辆那车上的人叫什么?”赛科尔凭着应以为傲的优秀动态视力目睹不远处的“一切”,也就是他独独感兴趣的那个人。

跟维鲁特一模一样。

于是就有了当前一幕,赛科尔一把拽过一旁围观的小摊大叔问道

“哈小伙子,你是外邦人吧?那可是我们帝国最优秀的军事天才呢,小小年级就已经……”“……立下战功”

像老妈子夸耀自己儿子的光辉事迹一般夸耀着银发少年的男人孜孜不倦的说着赛科尔根本半个字都未进耳的废话。他目光直直的看着掀起尘土早已成了灭点,无法捕捉到的马车。勾起一抹笑容。越来越盛。

“——维鲁特!”他大笑着向后踏了一步,凭着惊人的脚劲像个发射而出的弓弹般冲了出去。

嘿!别逃啊,看我来抓住你。

 

他朝着阳光笑起来,嘴角露出的小虎牙可爱异常。然而一脸桀骜,就算并不重要是事实,却将大叔的话远远抛在脑后——就算微风如何强烈,直至变为飓风大概也没法把话语推促到他的耳边。

“你——怎么知道——”

轻松如常。如果忽略身边半残影的牛头马面,这或许将是美好的异世界之旅。

不过话说回来,话又会说回来,听不到的话语会用“御风而行”外的奇妙方法重新回来呢。

最好不要上·瘾。

「——待续」

为什么这章就像简介一样,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д;)
感谢大家的阅读,表示对接下来发展依旧一脸懵逼,如果觉得有不科学ooc严重的地方请一定告诉我,么么么<( ̄︶ ̄)/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