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咸鱼叫阿楠

南冥有鱼,其名为楠;楠之咸,不知其几吨盐也。

CP洁癖晚期

圈子杂并且全方面小白废柴无死角
冷CP专业户

叶all/时之歌南国组赛维
还有很多不列举了( º言º)

啊题外话,声配小白
跪求勾搭(☞゚ヮ゚)☞

【赛维】造梦师:七日间

※婚外情修成正果

※二十八赛X二十七维

※现代都市

本来是这样的设定,现在(经过很多天后):

※造梦师系列

※以上设定同时保存

※身为一个职业赛吹,我是不会放弃官方“天赋过人”这句话的,赛赛只是傻气才不是智商低,就算OOC我也义无反顾。

※OOC!OOC!OOC!

–现在可公开情报–
①造梦师为不同的人造梦,或助人或杀人只在一念之间。
②但造梦师的梦只由造梦师来造,造梦师的命只有造梦师能取。

第一梦

–赶紧起床

–大晚上的去睡觉,你要瞎吗

–老地方见

–赛科尔别胡闹,你去哪儿了

–喂

不知道来自何方的短信。

1.
    浅蓝色的光照在男人的脸上,嘴角因勾出笑容而露出的可爱虎牙让这个已经二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竟像个学生一般天真。还没有被染上世俗的色彩。

    他单手插进口袋靠在公交车站的广告墙上,散发着微弱的光。明明已经傍晚空气却干净的无法想象,天空一碧如洗。身边走过几个挎着大概是“路易威登”之类品牌包和纸袋的女人,微卷的头发飘过赛科尔的跟前,带着醉人的香水味。一边的男人抬起头,一脸跃跃欲试。察觉到这样的几缕目光,女人不屑的眼神里带着丝丝得意。

    她微微翘起下巴环视周围,直到余光撇到对此漠不关心的赛科尔才微蹙着眉蹬着脚底细腰立领般的红色高跟鞋走到其他女伴身边。赛科尔将手机锁屏,撇到那双高跟鞋,目光一顿。

   熟悉的红。

    529路公交从一百米开外的红绿灯处启动,裹挟着夏风呼啸而来。赛科尔移开目光,顺手将类似于小灵通之类老掉牙的手机塞进裤兜,重新拿出另一个手机翻看那边发来的催促的短信。搭上了公交。

2.
   现场有一个男人吸引了维鲁特的眼球。
   他在这样正式的场合里依旧穿着该死的便衣,看上去皱不拉几的深蓝外套放肆的敞开着,和维鲁特自己高高立起的领口对比鲜明。

    赛科尔被堵在门口按捺着心中的烦躁,眉已经皱了些,毕竟这个人就算是十年后在脾气上也算不得有什么长进。

   他疲于同来迎他的老同学说客套话,但所幸的是几分钟之后他很快就被晾在一边。赛科尔撇撇嘴露出一个“正和己意”的得意坏笑。

  维鲁特在女方那桌将一切,尽收眼底。

  有趣。

   维鲁特心下多了这样一个念头。大概也可以勉强算是后来故事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他远远的看着那张比真实年龄更显稚嫩但又明显棱角的脸,修长的眉下那一双深如汪洋亮如繁星的灰蓝色瞳孔,几乎让维鲁特持续下坠。

一见如故。
就像是长大的少年翻到过去的旧版游戏机,突然遇到曾深爱过得东西。

   缓步走向这边方向的赛科尔懒散的撇着四周陈设,似乎想要寻一个安静的地方,至于目的大概是——像学生时代那样打打瞌睡。一抹红色晃过他的眼,那是与车站上女郎艳丽的红如出一辙的红瞳。

   “嘿维鲁特!是叫…维鲁特吧?”赛科尔布子轻快起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更加自然地,“或者叫你校园男神?”

   维鲁特抬抬眼皮,看着他就这样迈着步子走过来,明明不熟悉却自然的像是日常的一环。更可怕的是,维鲁特丝毫不抗拒,甚至从心底说不清楚的某一处发散着“欣喜”的因子。

   他拉开一旁的位置,维鲁特向旁挪了挪给他腾出尽量大些的空间——反正根本没有人坐在他的四周。

3.
   说到这里,“校园男神”这个遥远而熟悉的称呼倒是唤醒了他数年前的记忆。那时候自己还是个有粉丝团的人这件事,维鲁特付之一个认真的冷笑。

   岁月苍苍,才过了几年那些人根本早已离去。
   不论是羡慕、嫉妒、怨恨还是痴迷、爱恋、敬仰。

   当那个穿金戴银裹着维鲁特熟悉的名贵品牌西服的男人用肥大的手指夹着雪茄走来时,维鲁特就明白了。
  他故作自然大方的和“老同学”攀谈,口中吐出一圈圈的烟雾。

   维鲁特讨厌这种东西
  ——中文写作香烟,英语读作cigarette
  但在他看来只有两个字:废物。

3.
   维鲁特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赛科尔却是像毫不顾忌的在一边叽叽喳喳的和靠过来看热闹的同学聊起来。他不自觉的盯住赛科尔散着发丝的侧脸,似乎是恨不得看到他的上辈子——为什么这般熟悉。

    直到看到那张脸转过来,在眼前逐渐放大、放大,鼻尖被那人重重的刮了一下,“怎么了维鲁特?不会是被我帅呆了吧?”

   “我是看你那张脸怎么会这么蠢。”维鲁特的脸色沉了沉,在赛科尔看来可真是脾气臭到极点他招呼其他人去给新郎新娘祝贺,顺便要他们带到自己的祝福——这样那群人就必须去了,他是这样的坏心眼得想着。

    只想待在这个人身边。

    放眼整个硕大的会场,婚礼办得实在隆重。该用上的绸都用上该装饰的花都盛开,空气里散着上在桌上的冷盘和花香混杂的味道,就算勉强闻得出还有些清新剂混在里面,对于嗅觉敏锐的赛科尔来说着实令人难受。

    所以只有同样待在角落的维鲁特不同,他的身上总有股奇异的气味吸引着赛科尔,就像猎物天生吸引野兽追捕。

    那么我就是野兽了?

    真和我意。

    赛科尔满意的翘起唇角一脸得意。

    “正合我意?”维鲁特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哈?”

    赛科尔眨眨眼,像个小学生面对以严肃著称的可怕班主任那样看着维鲁特,显得无比可爱。虽然在现在的维鲁特眼中顶多凝成两个字“智障”。

    不知道赛科尔何时才能反应过来自己一股脑的把脑子里想的事全倒了出来。

    以及维鲁特并不能被称为猎物这件事。

    他们俩本就是——兽斗。

4.

  23:48

   赛科尔迷糊间看了眼会场的挂钟,脸上染着不均匀的红一只手还极不老实的搭在维鲁特的肩上,而那个被“搂着”的人一脸冷漠的端坐着动都不想动一下,任由赛科尔拽的左摇右晃。

 
   带着黑手套的手往桌上一撑,维鲁特皱眉站起身来。赛科尔一脸问号的看着他,维鲁特淡淡的移开他的手假笑着和旁边为数不多的人道“有事先告辞了”,转身就走。

   维鲁特走了侧门,没几步就到了外面。夜已深了,可惜的是天上已经看不到少年时候的星了,那时候…是跟何人看的月色?维鲁特记不得了,那个人可记得吗?

   赛科尔这种时候倒不迷糊,匆匆抓起外套就往外跑。一只手抓住他的膀子,回头一看正是那个穿金戴银的俗气男人,他一脸傲慢的像只公鸡般昂扬着堆满肥肉的脖子。

  “嗨,赛科尔。”一口白烟吐在赛科尔的脸上,他挤笑道:“这么急去哪儿啊?看你这身,现在过得不好吧。”

  胖男人挑挑眉,得意和蔑视混杂的目光在他身上游离。赛科尔觉得有些好笑以及一些恼怒。忽视一切,一拳头打在他肚子上,“呵还挺有弹性。”

   “我可不奉陪了!肥猪”他嘶哑咧嘴的做个鬼脸,几乎与十年前无异。只是这次远远的把身后“你这混蛋”“赛科尔你这吃软饭的废物”之类的话甩掉

   除了一句“的确过得不好毕竟是处理垃圾的活”之外再无其他。

5.
    灰蓝夜空下的维鲁特已经成功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瑟瑟的海风不讲道理地打在只穿着一件白衬衫的他身上。维鲁特打开车门钻进半个身子,被月光打亮些的后座突然全黑下来,像是大型犬一般的赛科尔一手架在敞开的车门上一手抓着维鲁特遗下的外套。

   “做什么?”

   “打不起车啊,捎我一程呗维鲁特大少爷?”

   维鲁特睹了他一眼,没有起伏的话语确实比机器人要来的动听多了。

  “衣服给我。”

  “哦哦。”

   赛科尔小心翼翼的把衣服抖抖,披在维鲁特身上——顺便把维鲁特塞到后座上,自己像个大爷似的跟着上去。

  “小伙子去哪儿啊?”开车的大叔假装看不到这两人并肩靠在一起的样子

  “西大街27号公寓。”

   维鲁特有种不好的预感,抽抽嘴角“你住那儿?”

   “啊?不是回你家吗?”赛科尔装傻

   偷偷看着后视镜的大叔哈哈一笑,现在的年轻人啊。

——To be continued

♢有点短有点乱有点智障,总的来说就是渣。我不会说这个档13号左右就开始写了

♢本来想说三发结束,现在看来三发只能结束一个故事。完蛋了,大概是坑

♢写长篇真的没问题吗笔力这么弱,希望大家不嫌弃

♢名字随便起的,想了半天写完了想发文不能等了

♢各种求勾搭么么么(☞゚ヮ゚)☞

♢自己都不明白写了些什么,没事做的菇凉可以猜猜我想写啥这样我就非常开心了qwq

最后,感谢食用(深鞠躬)_(:3」∠❀)_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