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咸鱼叫阿楠

南冥有鱼,其名为楠;楠之咸,不知其几吨盐也。

CP洁癖晚期

圈子杂并且全方面小白废柴无死角
冷CP专业户

叶all/时之歌南国组赛维
还有很多不列举了( º言º)

啊题外话,声配小白
跪求勾搭(☞゚ヮ゚)☞

【赛维】造梦师:七日间

※第二章,有兴趣的各位客官戳进来尝个鲜儿呗

※二十八赛X二十七维

※婚外恋修成正果+造梦师系列

※作者是个脑残赛吹

※玩了一天游戏好无聊无奈开坑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从3开始都是在上一条之后几天才写的吗,对我就是深陷于手游的荼毒以及不小心点开药王一口气二十四集。

※OOC!OOC!!OOC!!!

感谢食用。

–现在可公开情报–
①同一脉的造梦师只单传,即一方死亡才有下一代诞生。
②造梦师能力不受性别制约。

第一梦  中

1.
  说到司机大叔“不怀好意”的嘿嘿看着后座的赛科尔跟维鲁特,不知道是不是假装,只有维鲁特一人微微皱眉转头看向了窗外。

  害羞了?

  头脑简单如赛科尔这样想着,只差背景变为一片粉红。

  到底为什么喜欢这个人呢?赛科尔思索着,对思索。只可说他见到维鲁特第一眼就想得到他想要靠近他——甚至吞入腹中。是因为那双眼睛吗?

  相对于自己灰蓝的瞳色,赛科尔对那猩红淡漠的瞳几乎可说是毫无抵抗力。维鲁特的皮肤也很白,虽然总喜欢像个呆板的老头子一样毕恭毕敬的扣好所有扣子——哦对了,头发也是白的。的确像个老头。

  赛科尔看了眼“装忧郁”的维鲁特,捂住嘴以至于不笑的太大声。只可惜看着风景的维鲁特似乎依旧感受到了那道目光,在灼烧着他。蹙起白眉。

2.
    车从繁华的街区驶过,玻璃窗外各色的灯光交相辉映着映到车里发出幽幽的光。闪着暧昧颜色的招牌刻上“Aida Bar”,匆匆向后倒去,化成一道虚影。车内,闪烁一瞬而过。赛科尔本能的去寻这缕白光,最终目光停顿在维鲁特修长的手上。

   他有点晃神甚至一瞬惊慌,“维、维鲁特?”

   被点名的男人转过头,带着日常的冷漠平静。猩红的瞳撞上灰蓝,示意他把话说下去。

  “你…你结婚了?”赛科尔觉得有点口干,大概盐水都用来分泌额上的汗珠了才致使渴觉的突然出现。他也曾想过问出来是否妥帖,万一维鲁特直接将他扔下车去呢?

  不、不能去想。
  先问个明白再说。

  “嗯。”

  “那个女人…啊不对,夫人长得一定很漂亮吧?”连赛科尔自己都感受到这几个字是生生被赶出牙缝的,生涩坚硬的比棒读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维鲁特撇撇眼,“是啊。”

  “我们是家族联姻,也没有睡在一个房间过。”

  “哦哦,这样啊”嗯这样啊,哦家族联姻嗯对。咦?没什么不对的吧?

  

维、维鲁特刚才是在解释吗?

  这念头在赛科尔心下一闪而过,他想去看维鲁特的表情但可惜被无情的“拒之门外”——毕竟那是张毫无动摇的脸。他只是微微回头看着赛科尔,静悄悄的摘下那枚戒指。

  欣喜无法演绎。

3.

  车窗外夜景如同图画书的纸张被风吹的页页翻过不再翻回,灯火已经攀上了漆黑的夜使其变得比白昼时显得更加斑斓而神秘与不可思议的胶着。高而颠的高级公寓楼匆匆擦过,疾驰的出租车堪堪停下——如同一道收尾的星。

  维鲁特披着黑色的西装外套不急不缓的打开车门,走下。顶着一头毛茸茸的灰蓝短发的赛科尔紧随其后,扶着半敞开的车门往里面探探头。司机大叔倒是一点都不隐晦的咧出一个笑脸表示“加油”,毕竟在这个开放程度如此之高的都市里同性恋早已被群众所接受——就比如某两个公开出柜的某女厕狂魔与大背头泡茶少年。

  位于市中心的高级住宅算不上多,毕竟别野之类的宅子多是待在靠海风景极佳的地方。每日早晨拉开鹅黄色或是素雅或是浅浅勾上金线的窗帘,倚在飘窗上凝望不远处的南海——那片在这个大陆上最不为人知的最深沉的海,与天空截然不同的暗色海浪幽幽的泛着深紫的光并且给人以奇特的粘稠之感。越陷越深。

  就如同现在的赛科尔看着维鲁特时的眼眸一般。

  市中心的风是没有腥味的,它轻轻浮动着维鲁特白的碎发使其在如漆的黑夜里显得耀眼异常。如往昔一般俊气的侧脸在十年后被岁月洗涤的更加成熟,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韵味——简单说来就是真正达到了男女通吃的境界吧。

  赛科尔简直目不斜视,而维鲁特不需用心就可以感受到斜后方那道炙热而恼人的视线。一边不躲不闪,一边直言不讳。

 “嘿维鲁特,约吗?”赛科尔走上前嬉嬉笑笑的,维鲁特张张嘴还没有说出话来只觉自己双腿离了地整个人的重心都不受控制般猛地抬高然后慢慢平稳。

  此时赛科尔已经轻轻松松的拖住维鲁特,莫不是他带着欣喜和笑意低头碰上维鲁特冷的可怕的眼神,赛科尔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上下其手。

  “放我下来。”

  维鲁特清冷到难以察觉到一丝波动的嗓音一如既往,赛科尔低头笑着小心翼翼的捕捉着那话语中深深潜藏的、哪怕只有一分一毫的欢喜以及留恋。赛科尔根本讲不清这种感觉,他这么多年来可是从未对任何偷偷摸摸得摸到他身边的女人动过心,哪怕是多么的火辣多么温柔和顺亦或是像他这般清冷到骨子中。

  十年了,对于即使自己细细回想也想不起这十年间任何往事的赛科尔而言这是多么新奇而又值得珍惜的感情。他突然觉得有些解脱——从那无名的短信以及时常突起的与一人似近实远的错觉。他想,说不定自己可以放下那个梦中人了。

  亦或是,自己怀中的那人便是这十年间唯一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梦中人。

 想到这里,夜风吹的赛科尔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他低声回应,如同呢喃一般说着“不放“,向那扇玻璃大门走去。

 “放不放?”挑眉,尽管这个表情在缺乏面部表情的维鲁特脸上出现的次数实在占了多数。连维鲁特自己都不能不承认——他的确有些沉浸在那张偶尔会这样露出柔和笑容的面容以及涌着清波的深蓝之眼中了。

 “都说不放了、诶?”赛科尔顿了顿突然觉的身边传来一阵奇怪但有些熟悉的声响——那是女人的高跟鞋抨击地面放出的响声。他回头,对上一双金色魅惑的瞳孔。

4.
  女人的眉眼有点眼熟,这是赛科尔的第一感。
  无关她那双罕见的金色瞳孔、小小的卷起波浪的长发或是裹在黑色修身长裙里傲人的身材。她洁白的脚穿着那双红到耀眼的高跟鞋中。

  再看维鲁特的表情,真是足够耐人寻味得了。

  “能请你放开我的丈夫吗?”女人薄唇轻启,与外表不同的是那并不如赛科尔原来预想的那般有磁性,反而透着一骨子的干净清澈——尽管这里边嘈杂了几分说不出缘由的不自然。

  “好吧好吧,夫人?”赛科尔撇撇嘴,不像儿时那样任性。

   维鲁特理理衣服,看向女人的眼里透着清冽。

  “碧昂斯,今天这么早回来?”

  这么早回来?看来对这女人倒是足够放纵的。

  赛科尔习惯性的撇了眼维鲁特的表情。虽然是很平静,以赛科尔这几小时来对维鲁特的理解——他大概心有愧疚。至于愧疚的理由,赛科尔过过脑子自然是可以得出的。他想,多半是为因为家族的关系耽误这女人而来的吧。

  出人意料的温柔呢,维鲁特。

  赛科尔垂眉默默低笑一声,似是感叹这大概也算是“贤惠”的一种?如同心灵感应般,维鲁特恰到好处的转头看到那目中一闪而过的光。眉头锁得更紧些。

  “咳,老头吗?”

  “老头?”

  “对啊老头,就是老头!”赛科尔噔噔眼,朝着对面一头白发的人嘶哑咧嘴道,“你看你,白头发白眉毛噗!”

  见此场景,被晾在一旁唤作碧昂斯的女子倒是笑得有些开心。她看着面前两人斗嘴,心中竟生出一种无法言说的痛快。碧昂斯捂嘴笑起来,但当她再睁开眼时那其中却暗暗闪动悲伤的光。

  “我说,你们两个要闹到什么时候?”

  “哦哦别介意啊,呃……夫人?”赛科尔下意识的挠挠已经乱了的蓝发,“那么我就不上去了。”

  “你不是没有住处吗?”维鲁特皱起眉头“质问”赛科尔的这一行为,他并不是觉得遗憾或是什么,只是。

  “总会有的,总会有的……”赛科尔突的收敛起笑容,对面的男人心中陡然生出一丝担忧甚至要阻止他离开,可惜赛科尔已经小跑着离开原地,与他们挥手告别。

  他的身影仿佛要与黑夜融为一体。

  几乎再也不能看见。

5.

   “维鲁特你怎么了?我们上去吧”碧昂斯掐了掐站在一旁愣神的维鲁特,笑笑“你要是真喜欢他,我也不会干涉哟?”

   “不会的…碧昂斯。”

   我不能随他一起离开。不能留下你孑然一身。不能破坏 当年的誓约。
  我必须顾及家族的利益。顾及母亲的感受。顾及双方家族的体面和声誉。

  我只能选择,看他离去。

6.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太阳的确已经如约准时攀上了天际,并没有那么好闻的海风从幽紫甚至发黑的海面上吹来。赛科尔赤着身板打了个哈欠,浑身就一条薄毯懒散的搭在下身——像是遮羞布一样。

   赛科尔倒是的确闻到腥味了,他低头看了看平静的手机似乎依旧没有响起的预兆。

  好吧。

  他深呼吸口气,“看来我要主动出击了!”

  ——今天是那晚与维鲁特分别的第三天,尽管彼此留下联系方式但遗憾的是赛科尔未接到任何一条短信。

   赛科尔想着想着勾起了嘴角,手上麻利的套上从衣架上随意扯下的衬衫就往身上套。他看向窗外虚无的空气,眸中流光一闪——嚣张如少年。

6.2

  总觉得再不去找他,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东西,难道是因为不上课了所以想不到脑洞吗?每次只要一码字头脑里就瞬间一片空白,这样做真的对吗?这样写没问题吗?这种性格这种剧情真的可以吗?我不知道,只要不是一章完结的东西就会变得莫名拖沓,下章完结大概会加快节奏。

♢因为迷上某手游,家族里出了点事感觉有点低靡所以不用理我。

♢总之这章大家就当过度也好,因为主要人物出场完毕。看到这里的大家真的十分感谢。

♢用手机的话大家会发现有一段的字很密,对那是我用电脑打打不自觉就那样了。

♢从很久前我就以“能否想象出某个人的声音在说话”这点判定究竟有没有将那个人成功描绘,然而这样的情况实在是少,少到之前看太太本子时也没有这种感觉,以至于我想放弃这种方式了。当然包括我自己也办不到——什么时候能让大家看着就想象出我想表达的情景呢?

♢像我这样没用的新手小白真的麻烦大家照顾了,谢谢。

♢真的,感谢食用。

评论(6)

热度(19)